第七十四章 只是因为……他是苏然(万字更新求订阅)_师尊你不对劲啊
笔趣阁 > 师尊你不对劲啊 > 第七十四章 只是因为……他是苏然(万字更新求订阅)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十四章 只是因为……他是苏然(万字更新求订阅)

  一时之间,有着数道身影,皆是瞬间掠向广场中心的擂台。

  见状,张青云与大长老,皆是露出一丝欣慰。

  此战不管输赢,门下弟子能够争前恐后的迎战,还是很不错的。

  片刻之后,四道身影,分别站立于擂台四周。

  四人互相对视一眼,随后,皆是笑了起来。

  其中一人说道:“既然如此,咱们便以修为为准,修为最高者守擂,各位师兄弟意下如何?”

  闻言,三人纷纷点头,这个主意,确实是眼下最好的了。

  由修为最高者守擂,也能最大限度避免翻车事件。

  随后,四人分别报出修为,没想到的是,居然是最先出声的弟子,修为最高。

  张田,练气境八重。

  张田抱了抱拳,说道:“这第一擂,就由我来守。”

  点了点头,其余三人没有过多耽搁,纷纷跳下擂台,将场地留给了张田。

  张青云转头,对着一旁的血苍子道:“血宗主,不知贵宗意欲派何人攻擂?”

  面色没有丝毫波澜,血苍子道:“此事,自然会由我那不成器的徒儿自行安排。”

  广场之中,望着站立于擂台之上的张田,血千山低沉道:“血安,你去应战,速战速决。”

  闻言,队伍当中,一名灰袍青年走了出来,舔了舔嘴角。

  “大师兄,放心吧!”

  话音落下,血安便是身形一动,径直掠上高台。

  缥缈峰高台之上。

  望着相互对峙的两道身影,苏然微微沉思。

  以他通脉境后期的实力,自然能够看出,两人皆是练气境后期。

  只不过,凌霄宗的张田,乃是练气八重,而血魂宗的血安,只有练气七重。

  在修为上来说,张田占据一些小优势。

  可是,苏然的眉头,却是微微一挑。

  他分明在血魂宗弟子队伍当中,看到了练气八重的弟子存在。

  有实力相当的弟子不上,反而派一个实力稍弱的上台……

  是想以弱胜强?

  借机打击凌霄宗的威望,顺带提升己方气势?

  一旁,姬晚月也是脸颊一冷,她同样看出来了血魂宗的用意。

  以练气七重对战练气八重,赢了,自然是血魂宗大获全胜。

  而即便是输了,因为在修为上本身就有差距,所以,血魂宗依旧能够轻松的全身而退。

  “这些人真的是太可恶了!”姬晚月语气带着寒意。

  “简直是比小然你还要可恶!”

  苏然:“???”

  我就坐在这里,一句话都没说,这也能躺着中枪的?

  不行,这个黑锅,我绝对不背。

  “师尊,我哪里可恶了?”

  姬晚月转头,看着苏然,道:“你还不可恶,时不时的便顶撞为师,为师说过的话,你有半句可曾记在心里?”

  苏然道:“那个……半句话确实记不住,我一般都是记整句话的。”

  白了苏然一眼,姬晚月望着擂台上开始对战的二人,问道:“此番擂台战,小然你看好谁?”

  往擂台上看了好几眼,苏然沉思片刻,才是开口道:“若是我猜得不错,凌霄宗的张田师弟,应该不是对手。”

  微微叹了口气,姬晚月说道:“没想到,这血魂宗弟子,还真有两分手段。”

  两人都能看出,虽然张田修为略高一筹,攻势也是大开大合,颇具威势。

  但是,对面的血魂宗弟子,采取的是诡异多变之道。

  整个人血气弥漫,竟是不知不觉间,将张田的攻势,尽数给化解掉了。

  张田的攻势,对血魂宗弟子起不到太大的效果。

  而反观血魂宗弟子,似乎一直在寻找着绝佳的出手机会。

  等待血安出手之时,张田……应该危险了。

  果然,不出苏然所料。

  仅仅是半分钟后,一直在抵挡着张田攻势的血安,抓住了一个一闪而逝的空档,手中结成掌印,其上隐隐血光缭绕!

  嘭!

  一掌毫无花哨的,直接轰击在了张田胸膛之上。

  “噗!”

  张田面色大变,踉跄退出数步,口中更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形成漫天血雾!

  一掌之下,他已经失去了大半战斗力。

  面对着血安的陈胜追击,即便张田勉力抵抗,依旧被快速轰下了擂台。

  “我……输了。”

  擂台之下,张田表情呆滞,似乎是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自己居然……输给了一名练气境七重?!

  主台之上。

  张青云脸庞颜色丝毫不变,淡淡出声宣布道:“此战,血魂宗胜。”

  下一刻,张青云扫视全场:“宗内弟子,谁上台迎战?”

  “我来!”

  同样一名练气境七重的凌霄宗弟子,猛然掠上擂台。

  随后,简单介绍之后,立刻朝着血安出手猛攻。

  “好!”

  望着新上台的弟子如此勇猛,台下的凌霄宗弟子忍不住纷纷叫好。

  这种擂台车轮战,本身就没有什么休息时间。

  唯有真正的强者,才能在一波接一波的挑战者攻势之下,坚持到最后。

  这名叫武强的弟子,一上来确实隐隐压制住了血安。

  可是,苏然却依旧不太乐观。

  面对血魂宗这种招数诡异的宗门,唯有迅速解决战斗,才能彻底安心。

  若是陷入了与其缠斗的局面……大概率会被拖入血魂宗的战斗节奏。

  主台之上,血苍子面目依旧阴鸠,谁都猜不到,此刻的他,心中在想什么。

  对于擂台上的战斗,血苍子甚至连看都没有去看,似乎根本不关心输赢。

  两分钟后,武强凌厉的攻势一顿。

  随后,便是毫无预兆的口吐鲜血,倒飞而出,摔下擂台。

  “下一个!”

  血安站在擂台之上,面色阴森的道。

  咻!

  一道身影,倏然站上擂台。

  “凌霄宗徐俊,前来挑战!”

  这道身影出现之后,场下不少弟子,眼眸纷纷一亮。

  “是落霞峰的徐俊师兄!”

  “听说徐俊师兄已经是练气九重,此次……应该是稳了。”

  擂台之上。

  血安颇为诧异的看了徐俊一眼。

  “练气九重?”

  闻言,徐俊面色不变,说道:“若是你自觉不是对手,尽可速速下台,换你血魂宗练气九重弟子上台迎战。”

  咧嘴一笑,血安说道:“无需如此,恰好,我也想试试,凌霄宗的练气九重,究竟有多厉害!”

  高台之上。

  苏然没想到,这血魂宗的弟子,居然这么狂的。

  练气七重对战练气九重!

  一个小等级的差距,还可以用功法手段等等弥补回来。

  差了两个小等级……想要弥补这个差距,难度更大,可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况且,苏然觉得,这个落霞峰的徐俊,看样子也是有两把刷子的。

  没有理由会输!

  果然,开战之后,徐俊以摧枯拉朽的方式,轻松将血安轰落高台。

  因为想要挽回前面两战皆败的负面影响,徐俊一上来,便是使用了雷霆手段。

  “咳咳!”血安站在擂台之下,咳嗽出声:“不愧是练气九重,好手段!我血安自愧不如。”

  虽然看似是称赞的话语,但血安的语气之中,分明有些讥讽的意味。

  闻言,徐俊眉头微锁,道:“擂台之战,既然说了练气境皆可上台,无论练气几重,便都在规则之内,我徐某就站在这里,等你血魂宗练气九重上台。”

  擂台四周,顿时爆发一阵欢呼。

  “徐俊师兄,好样的!”

  “就是啊!规则都说了,练气境都可以上台挑战,徐俊师兄难道不能上台吗?”

  徐俊以雷霆手段,将血安击落高台,确实提升了一些原本萎靡的凌霄宗气势。

  血安还想要说些什么,便是听到,身后血千山淡淡道:“血安,回来吧。”

  闻言,血安眼眸之中,闪过一丝畏惧,不敢多说什么,退回到血魂宗弟子队伍之中。

  对于这个血魂宗大师兄,宗门弟子,没有谁不畏惧。

  血千山盯着擂台上的徐俊,说道:“血云,你去试试。”

  “是,大师兄。”

  …

  高台之上。

  望着血魂宗一名新弟子登上擂台,姬晚月饶有兴趣的问道:“小然,你觉得,这回会是谁胜出?”

  擂台之上的两人,此时还没有交手。

  仅凭一些粗浅的判断,是很难看出谁强谁弱的。

  但是,苏然在看了片刻之后,开口却道:“应该血魂宗弟子。”

  这个答案,显然出乎了姬晚月的预料。

  “小然,你看好血魂宗的弟子?”姬晚月诧异问道。

  “不是我看好。”苏然微微摇头,说道:“而是他的实力,确实强于落霞峰的徐师弟。”

  虽然徐俊是凌霄宗弟子,可是,一味的盲目吹捧自己人,改变不了最终结果。

  该输的,最后还是得输。

  纤眉一挑,姬晚月不服气道:“为师就不一样,为师觉得,落霞峰的徐师侄,应该有机会获胜。”

  闻言,苏然忽然笑了起来,说道:“那……师尊,咱们再赌一次?”

  听见这个令她无比害怕的熟悉字眼,姬晚月想都不想,立刻摇头。

  “不赌了!为师不好这一口!”

  前面已经接连输了两次,再怎么样……事不过三!

  无论如何,姬晚月觉得,自己都不可能被这逆徒连坑三次!

  只要我不上你的当,你就无法欺骗我。

  “唉,稳赢的机会,师尊你怎么就不会把握呢。”苏然轻轻叹了口气,表情似乎很是惋惜。

  对于姬晚月,苏然可以说……里外都已经被他了解得通透了。

  不上钩?

  不存在的。

  果然,在听见这逆徒的惋惜语气之后,姬晚月表情……立刻不是那么坚定了。

  难不成……自己真的错过一个好机会了?

  眼看鱼儿已经初步上钩,苏然内心一笑,表面不动声色,继续道:“我记得,师尊你可是欠了我两个要求了,若是你此次能够赢上一回,就只欠一个要求。”

  “而即便是输了,师尊你反正也就是多欠一次,没什么大不了的。”

  闻言,姬晚月默默沉思。

  她觉得,这逆徒说得……好像也不是没有道理。

  自己反正都欠两个要求了,不如再赌一次!

  成功了,相当于扳回一城,而失败了……反正都欠两次了,大不了破罐子破摔嘛!

  望着姬晚月的表情,苏然就知道,这事又成了!

  其实,人普遍都有一种赌徒心理。

  若是没有开这个头还好,但只要开了这个头,总会下意识的上头。

  因为,在结果出来之前,你根本不知道自己会输还是会赢。

  当然,姬晚月能够如此接二连三的答应与苏然对赌……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他是苏然的缘故。

  若是换一个人,哪怕是十拿九稳的赌注,姬晚月也提不起任何一丝兴趣。

  她不是喜欢和人对赌。

  之所以与人对赌,只是因为……他是苏然。

  姬晚月心想,即便自己最差的结果,连输三次,好像也不会有什么大事。

  自己可是他师尊!

  这逆徒难道……还敢提出一些逆天要求不成?

  沉思片刻,姬晚月开口了。

  “小然,为师想了想,觉得这么赌没有意思,还是……不来了吧。”

  闻言,苏然顿时一阵疑惑。

  师尊学精了啊,看她的模样,明明即将就要上钩了。

  可是,最后关头,这煮熟的师尊,还能飞走的?

  失算了。

  “师尊说得有道理,那便不赌了吧。”既然坑不到师尊,苏然也就放弃了。

  反正,自己现在手握两个要求,丝毫不慌。

  真要将自己给逼急了……自己什么要求都能提出来!

  好看的眼眸转了转,姬晚月说道:“不如,咱们来赌你怎么样?”

  她并不是不想扳回一城,而是打算……换一种方式。

  接下来,还有两宗之间的通脉境弟子切磋。

  而姬晚月,早已经观察了所有血魂宗通脉弟子,发现了其中通脉五重的血千山。

  反观凌霄宗,姬晚月暂时没能看到一名通脉五重的弟子存在。

  这两场切磋,重头戏偏偏是通脉境弟子之争!

  练气境对决,即便赢了,也就那样。

  而通脉境不同,南境所有宗门的天才弟子,皆是处于这个层次。

  若是凌霄宗能够赢下通脉之争,即便输了练气对决,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自己这逆徒,虽然只有通脉境四重。

  可是,那一手晋入化境的基础剑术……却是连姬晚月,当初也被震惊到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ii.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i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