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小金鱼举行神秘仪式_医道宗师
笔趣阁 > 医道宗师 > 第246章 小金鱼举行神秘仪式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6章 小金鱼举行神秘仪式

  时光回溯,林向北踏入校医殿前的十分钟——

  “停下,你们都给我停下来!”

  孟建强奋力呼喊,挣扎着想要扑过去制止。

  然而,柯秀妍带来了几名强壮的卫士,两人牢牢压制着他,让他无法动弹分毫。即便孟建强拼尽全身魔力,也无法挣脱束缚。

  就在前一天,他走在魔法小径上,不慎遭遇黑衣魔法师的袭击,如今身上还带着伤痕。

  原本,孟建强应该在家里休养,本无暇顾及校医殿。可当他得知科室的小护法告诉他,新来的副院长柯秀妍,那位年近半百的老巫师,甫一上任就对林向北的办公室虎视眈眈。

  要知道,这间办公室,是孟建强特意为林向北挑选的,四季恒温,推开窗户便是宁静的魔力湖泊,窗外更有花海环绕,美不胜收。

  当初,孟建强赠送此地,也是为了感激并取悦林向北。毕竟,林向北的医术与人脉皆是无人能及。

  甚至可以这样说,没有林向北,孟建强无法坐上部门主管之位,他的导师李伟才也无法得到副校长张浩雄的庇护,登上院长的宝座。

  总之,一切的一切,若是少了林向北的助力,他和导师李伟才都无法如此轻易拥有这些。

  而现在,林向北尚未离任,就有他人意图侵占他的办公室。

  孟建强听到这消息,怒火瞬间冲破天际,他怒不可遏,立即赶往校医殿。恰好目睹新任副校长柯秀妍带领人砸开林向北的办公室,准备搬走物品。

  孟建强自然无法容忍,立刻挺身而出理论。然而柯秀妍顽固如磐石,一心要得到这间办公室,不与孟建强废话,反而直接命令手下动手。

  林向北遗留的物品被粗暴地扔在地上,一片狼藉。

  “柯姓老巫婆,你竟敢指使人打我,还敢乱丢林公子的东西。我告诉你,我的导师就是校医殿的院长,哪怕你是副院长也无济于事。还有青南大学的副院长张浩雄,林公子对他有恩,你这是自寻死路!”

  孟建强发现自己挣脱无望,便大声疾呼……

  期望借助这两位尊者的威严,以威慑柯秀妍这位魔女。

  然而,柯秀妍的抛物动作仅仅在时光的涟漪中暂停了一瞬。

  紧接着。

  她猛地抓起林向北置于巫师桌上的水晶鱼缸,狠狠地摔向地面,发出刺耳的破裂声。水四溅,微型水藻与两条金色的幻境鱼跌落在古老的石板上。

  自林向北离开的那些日月里。

  孟建强为照料这两尾神秘的鱼儿,倾尽心力。每隔两日便更换一次魔法水,每日献上一次星辰之食,丝毫不敢懈怠,唯恐林向北归来,见到这两条微小的幻境鱼憔悴或消失……

  正是他这般殷勤的呵护,使得这两尾幻境鱼在魔法世界中生活得生机勃勃,活力四溢。

  此刻,它们却只能在破碎的玻璃中挣扎。

  孟建强愤怒得脸色苍白如雪。

  他已祭出了院长与校长的名号,而这柯秀妍老妖婆竟依旧傲慢无礼。

  真是……

  孟建强的愤怒还未宣泄完,下一刻,眼前的景象更令他怒火中烧,几乎瞪裂眼眶。

  那名叫柯秀妍的老妇人,踩着高跟鞋的粗壮双腿向前一迈,尖锐的鞋跟瞬间刺入了正在跃动的幻境鱼身上。

  瞬间。

  原本活泼灵动的两条小鱼,腹部破裂,内脏外露,显然无法存活。

  它们虚弱地挣扎了几下,便静止不动了。

  “你……”

  孟建强的愤怒已无法用言语表达。

  柯秀妍冷笑道:“孟家小子,你知道我的导师是谁吗?就凭李伟才院长和张浩雄校长来压制我?

  我告诉你,我已经彻底调查过了,你和李伟才能坐上这个位置,背后少不了市中心魔法医院院长邓济民的庇护吧?

  今天,就算邓济民、李伟才、张浩雄三人齐至,这间巫师室我也要定了!”

  话音未落。

  柯秀妍挥手间,林向北挂在室内的几幅符咒画卷瞬间化为碎片。虽非古董,但也出自林向北精心挑选。

  “我……我跟你拼了!”

  不知哪里涌出的巨大力量,让孟建强挣脱了两个壮汉的束缚,疾步冲向柯秀妍。

  这简直是欺人太甚。

  然而,孟建强尚未触及到柯秀妍的衣角,就被那两个壮汉再次抓住,牢牢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柯秀妍气得脸色惨白。

  泄愤般,她抱起林向北放在桌上的小型药剂柜,朝门外猛掷出去。药剂柜破碎,其中的魔法草药洒满一地。

  此时,林向北恰好出现在办公室门口。

  他心中怒火熊熊,但脸上却保持着无比平静,踏入了室内。

  他的一只脚刚刚踏入,柯秀妍带来的一个正在丢弃物品的壮汉便注意到了林向北,误以为他是学院的医疗人员。

  他的脸色骤变,怒吼道:“来做什么,这是你能涉足之地吗?快滚,否则……”

  说话间,那壮汉的手指几乎要戳到林向北的脸了……

  然而,他的余言尚未脱口,就被一声椎心泣血的尖叫所替代,如同黑夜中的凄厉魔音。

  因为林向北仅凭一臂之力,轻描淡写地扭转,那力度仿佛折断了一根朽败的魔法树枝。

  汉子戳向林向北的手指,在此刻被扭曲了整整七个圈,垂落下来,指向地面,指骨已碎成无法复原的齑粉。

  “啊……”

  汉子脸色涨红,随之勃然大怒:“小子,你敢……”

  “砰!”

  林向北皱眉,不容对方污言秽语出口,一腿疾如闪电,将汉子击飞,狠狠撞在后面的石墙上。胸膛塌陷,肋骨寸断,破碎的内脏混着鲜血狂涌而出。

  他瘫倒在地,畏惧地凝视着林向北,连喘息也不敢大声。

  甚至,当林向北仅仅向前迈一步,汉子便恐惧地挣扎着后退。不料,这动作牵动伤口,令他痛苦地抽冷气,瞬间晕厥过去。

  这一幕,简洁而震撼。

  于是,办公室内其余人注意到时,林向北早已步入其中,那个汉子早已昏迷不醒。

  “你是何人?”

  柯秀妍手捧着林向北的医学典籍,面色不悦地质问。

  她正独自清理办公室,这个不知从何处冒出的狂徒竟敢在她面前对自己的手下动手?

  “放下!”

  林向北强压怒火,声音冷冽地命令。

  这语气让柯秀妍心中极为不快。

  她故意装作失手,松开了手中的书。

  “哗啦!”

  几本古老的医书,那些林向北费尽心思搜罗的珍品,瞬间散落在地,混杂着鱼缸里的水,以及两条被踩踏致死的金色鱼灵的残骸……

  此刻,孟建强艰难地转过头来,一见到林向北,顿时欣喜若狂。

  “林少爷,林少爷,是我不中用,没能保住这间办公室和这些物件……”

  孟建强痛哭流涕。

  林向北微微摇头,“这不是你的错!”

  说完,他转向柯秀妍。

  “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

  第一,恢复我办公室的一切原貌,并且,为这两条被你踩死的鱼灵披麻戴孝,送它们安然归途。

  还要为它们立碑铭记,守孝三年,每逢忌日或佳节,要为这两条鱼灵焚香磕头,以示忏悔……”

  林向北话未说完,柯秀妍已笑得前俯后仰。

  “小子,原来你就是林向北。

  你可真会开玩笑,要老娘为两条鱼灵披麻戴孝?你脑袋里装的都是些什么?能想出这种荒谬的事……哈哈哈!”

  柯秀妍毫不客气地嘲讽,边说边笑得直不起腰来。

  就连一旁协助的几个汉子,也在竭力憋笑,显然被林向北的话语逗乐了。

  林向北镇定自若……

  屹立原地未动,对柯秀妍等人的震惊毫无动怒之意。

  口中平静地续道:“第二种抉择,就是……灭亡!”

  话语甫落,林向北的身影骤然从原地消失,疾如闪电般扑向柯秀妍。

  瞬息之间,柯秀妍的笑容荡然无存。

  方才,林向北还与她相隔五六步之遥。

  可转眼之间,他的拳头已轰在她臃肿的面颊上。

  “啪!”

  “咔嚓!”

  骨折的尖锐声响刺破空气,柯秀妍那重达一百八十斤的身躯瞬间飞射而出,撞向林向北的魔法书桌,将其砸得粉碎,木屑纷飞,尘土弥漫。

  目睹此景,屋内的众人皆瞠目结舌。

  这……

  尤其是柯秀妍带来的那些魁梧大汉,瞬间石化。

  过了一会儿,他们才听见被破碎书桌木料掩埋的柯秀妍虚弱呼喊:“你……你们还愣着干啥?快……快杀了这小子……”

  她带来的汉子这才明白过来。

  连先前压制孟建强的两名大汉也加入其中,将林向北团团围住。

  “看来,你们已选中了第二条路!”

  林向北语气淡漠。

  几乎是紧接着,

  他主动发动攻击。

  以往对战,林向北面对这些实力远逊于他的手下时,极少主动出击。

  但此刻,他体内充斥着无尽的怒焰,已顾不得太多。

  几个短暂的呼吸之间。

  原先围住林向北的五六个魁梧汉子此刻横七竖八地躺倒在办公室各处,犹如死去的肥猪。

  柯秀妍好不容易从散落的书桌碎片中挣扎出来,她那肿胀如猪头般的胖脸上写满了惊愕。

  接着,她看到了更为骇人的一幕。

  林向北正缓缓向她逼近。

  “你……你别过来,我警告你,我师父可是国医圣者。

  就算你在这小小的青南城人脉广布,你若动了我,你也逃不过惩罚!”

  那一记耳光似乎让柯秀妍清醒了些。

  她颤抖着声音说。

  林向北冷笑一声:“区区国医圣者,来了又能如何?”

  他一步跨前,脚底毫不留情,欲向柯秀妍踏去。

  今日若不给她些教训,柯秀妍恐怕不会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然而就在此刻。

  门口。

  两个气喘吁吁的身影匆匆赶到。

  “林先生,慎重啊!”

  门口站立着两位中年男子,领头之人,林向北还真认得。

  正是他在青南大学校医院为一个叫张松的学生接好断臂后,张松的父亲张浩雄,也是青南大学的副校长。

  站在张浩雄身后的,是孟建强的老师李伟才,现任校医院院长。

  在迷离的星辰照耀下,张浩雄审视着这片混乱的魔法研究室,尤其注意到柯秀妍,那位被揍得面目全非的女巫,他的内心不禁一阵刺痛。“林阁下,务必谨慎……”张浩雄疾步上前,再次开口劝告。

  林向北的靴子停留在半空,他的眼神透出一丝好奇,想听听这两个智者会有何见解。张浩雄瞥了一眼李伟才,后者连忙向前,对林向北,他绝不敢有丝毫怠慢。他的院长头衔,完全依赖于林向北的庇护,对于林向北的力量,他再清楚不过了。

  “林阁下,这位柯秀妍是来自京都的着名巫医,她的导师更是京都的首席大法师,背景深不可测,我们惹不起啊!”李伟才满面愁容,抹去额头的冷汗。

  林向北闻言,已明了他们的意图,但他并未打算退让。“惹不起……那么我的研究室就这么算了?况且我已经把她打成这样,现在放走,她不会反扑吗?”他质问道。

  张浩雄连忙回应:“研究室的事,林阁下请放心,李伟才的院长研究室可供您使用。今天的冲突,我想只是一场误会……”说到这里,张浩雄紧咬牙关,“就算对方要追究,林阁下请放心,此事与您无关,我和李伟才愿替您承受一切!”

  李伟才也附和道:“这不是林阁下的过错,没有道理让您受罚!”就连孟建强也领会了其中的含义。柯秀妍的后台强大,即使是张浩雄和李伟才也不敢轻易招惹,只能低头认错。

  而且,他们更不能得罪林向北,因此,这次的惩罚自然不会降临到林向北头上,他们会自行承担。林向北也明白了这一切。无论是李伟才还是张浩雄,他们此时赶来并说出这样的话,林向北可以理解。毕竟,地位决定了责任。

  他们所处的位置迫使他们在这件事上必须负责。而他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助手,无论如何追究,责任都不可能超过他们。然而,林向北并没有答应的意思。他摇了摇头。

  “张院长,李院长,非常遗憾,你们的好意我无法接受。这位老妇人损坏了我的研究,就必须按我的规则受罚。不论她是来自京都,后台再强硬,在我面前都不值一提!另外,孟主任为了保护我的研究成果,还被这老妇人的手下压在地上痛殴,这笔债,必须清算!”

  林向北话音刚落,脚下骤然发力。原本,他这一脚是要落在柯秀妍的头上。但由于张浩雄和李伟才的插手,柯秀妍得以喘息。在林向北踩下的瞬间,她奋力朝一旁冲去,勉强避开了致命之处。然而,林向北的脚还是重重地踩在了柯秀妍的肩膀上,骨头瞬间破碎,她的手臂变得毫无生机。至此,她的心中才真正感到恐慌,害怕起来……

  她急促地启唇,“林……林大人,我恳请您宽恕,我已知错,您放心,只要阁下饶过小的一命,今日之事,我绝不提及半个字……这片领域,依旧属于您的……”

  目睹此景,张浩雄和李伟才只觉眼前一片漆黑,险些昏厥。

  这位林公子果真是坚韧无比,竟敢在此刻出手。

  这下,双方的恩怨只怕是越发深重了。

  对方的怒焰,更显得难以熄灭。

  然而,孟建强在一旁激动得全身炽热。

  林公子……在这紧要关头,林公子居然还记得庇护自己,这是何等的荣耀。

  什么后果,都不是他此刻应顾虑之事。

  至少,这证明了一点,林公子视他孟建强为己出。

  林向北对柯秀妍的恳求充耳不闻。

  脚步再次提起,眼看就要落下之际。

  办公室的入口,传来一声充满威严与愤怒的咆哮。

  “住手!何方狂徒,竟敢如此嚣张,令老夫一生仅见,竟敢对老夫的门徒下此毒手。

  即便求饶,也不将老夫放在眼中。

  真是可敬,这小小的青南城医界,竟有如此能人吗?

  真是可敬至极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ii.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ii.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